新華網 正文
一年暴漲16倍 誰是中潛股份“潛伏者”?
2020-04-07 09:07:44 來源: 證券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自2019年5月9日開始,北京澤盈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北京澤盈”)旗下的16只私募基金開始大舉買入中潛股份(300526),至2019年10月30日持股比例達到5.71%才予以披露,構成違規舉牌。北京澤盈開始買入后,中潛股份開啟大漲通道,2019年5月9日至今的漲幅達到1628%,傲視全部A股。同期,大盤下跌0.48%,中潛股份所在行業板塊下跌14%。

  和其他暴漲股相比,中潛股份與眾不同。一是成交量、換手率極低,北京澤盈舉牌之后(2019年10月31日)的日均換手率僅為0.56%,參與者寡;二是股東戶數急劇縮減,2019年6月30日為12342戶,2020年3月20日僅余3900戶,可見籌碼快速集中,最新戶均持股市值高達840萬元;三是無視大盤走勢、幾乎不調整,2019年5月9日至今的223個交易日無跌停,連續2個交易日跌幅在3%以上的情況僅有1次。

  因此,中潛股份符合多項莊股特征,其又在去年下半年至今發布多項涉及熱門概念的資產收購或投資公告,引發市場強烈質疑。誰是中潛股份“潛伏者”?監管層高度重視這一情況,廣東證監局表態將對中潛股份的問題進行全面核查,如發現違法違規線索,將啟動立案調查程序,并依法嚴厲查處。深交所也已經連續發函,要求中潛股份說明是否存在迎合市場熱點炒作股價的情形,劉勇、仰智慧、北京澤盈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監高人員之間是否存在關聯關系。

  坊間傳聞,中潛股份大股東方面去年曾欲尋私募機構進行市值管理遭拒,遂自行坐莊。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獲悉,遭拒一事屬實,但其是否自行坐莊,尚需權威機構進行調查。莊股崩盤,在A股歷史上已多次發生,中小投資者應高度警惕。在操盤者控制絕大多數籌碼的情況下,的確可令股價逆市上漲,但在低換手率、低成交量的情況下,操盤者在二級市場直接出貨將會非常困難,少量賣出即有可能引發坍塌式下跌。

  誰是“潛伏者”?

  自然人賬戶抱團持股

  2019年5月9日至今,中潛股份大漲16倍之多,背后并非常見的游資接力炒作,而是莊家不斷吸籌,控制了絕大部分流通盤,從而實現對股價的控制。中潛股份符合多項莊股特征,一是成交量、換手率極低,二是股東戶數急劇縮減,三是無視大盤走勢、幾乎不調整。

  成交數據可以反映參與投資者的多寡。統計顯示,在北京澤盈首次舉牌期間(2019年5月9日~2019年10月31日),中潛股份上漲了297%,剔除新股后漲幅A股第一,區間日均換手率4.94%。北京澤盈完成舉牌后(2019年11月1日)至今,中潛股份漲幅334%,但日均換手率急劇下降至0.56%。同一時期,剔除新股后,中潛股份的漲幅僅次于晶方科技(336%),但后者日均換手率為8.87%,遠高于中潛股份。

  2019年11月1日至今,中潛股份區間成交額僅200億元,區間換手率僅有58%。這意味著中潛股份以極低的交易頻率獲得了極高的漲幅,市場其他投資者參與度并不高,或者說難以參與到其中。

  股東戶數的變化也說明了這一點。數據顯示,中潛股份2019年6月30日的股東數量為12342戶,同年9月30日降低至8276戶,2019年底降低至4905戶,今年3月20日僅余3900戶。籌碼快速集中,疊加股價大幅上漲因素,中潛股份最新的戶均持股市值高達840萬元,在全部A股中排第三,僅次于貴州茅臺和海天味業。

  2019年三季報顯示,截至當年9月底,中潛股份第一大股東深圳市爵盟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下稱“深圳爵盟”)持股31.81%,第二大股東爵盟投資(香港)有限公司(下稱“香港爵盟”)持股24.46%,自然人劉勇持股9.38%,惠州市祥福貿易有限公司(下稱“惠州祥福”)持股2.61%。截至去年9月底,中潛股份前四大股東合計持股比例達到68%,前10大股東合計持股比例達到77%,籌碼高度集中。

  在大幅上漲的過程中,中潛股份鮮少調整,幾乎不受大盤走勢影響。2019年5月9日至今的223個交易日,中潛股份無跌停,連續2個交易日跌幅在3%以上的情況僅有1次。尤其是今年春節后,在大盤劇烈震蕩的情況下,中潛股份逆市而上,持續大漲。近一個月來,中潛股份更多次上演連續漲停的表現,3月12日~3月16日、3月31日~4月2日均上演了三連板的表現。

  在中潛股份2019年半年報中,多個自然人新進前10大流通股榜單,包括汪鳳娟、朱建平、張蝶、葉芳、汪晨虹。在2019年三季報中,又有黃芬、吳蕙琳新進中潛股份前10大流通股榜單,張蝶、汪晨虹退出。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發現,上述多位自然人牛散中有抱團持股的情況。如汪鳳娟、黃芬、吳蕙琳、葉芳、張蝶均曾出現在長城影視2018年三季報的股東榜單中,又在下一個報告期末集體消失;葉芳、張蝶均曾出現在明德生物2019年半年報股東榜單中,其后一同消失;汪晨虹、張蝶還先后出現在康盛股份的股東榜單中。

  此外,從名字來看,存在抱團情況的中潛股份自然人股東均為女性。

  違規舉牌方

  或為大股東坐莊通道

  中潛股份主要生產潛水裝備,2016年8月上市。經過新股時期的大漲后,中潛股份迅速回落,市場關注度長期不高。2019年5月,中潛股份開始溫和上漲,6月底漲速加快,至9月初的漲幅超過345%。彼時,市場并不清楚中潛股份為何而漲,直到2019年11月初的舉牌公告,方知中潛股份此番大漲的背后推手是北京澤盈。

  2019年11月4日,中潛股份公告,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10月30日,北京澤盈通過旗下16只私募證券投資基金,以集中競價方式合計增持974.4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71%。北京澤盈買入均價29.88元/股,合計耗資約2.9億元。當時,北京澤盈表示此次增持是基于看好中潛股份的發展潛力,相信其具有資本市場的長期投資價值,從而進行的一項投資行為。不過,北京澤盈舉牌中潛股份存在違規行為,在累計買入5%時未及時公告,也未停止增持,其解釋為“員工疏忽”。2019年11月15日,深交所發出《監管函》,要求北京澤盈充分重視上述問題,吸取教訓,及時整改,杜絕上述問題再次發生。

  宣布舉牌后,中潛股份繼續大漲,北京澤盈是否還有所增持,尚不可知。中潛股份最新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192元/股,以此計算北京澤盈獲利頗豐,所持這部分5.71%股份的浮盈為16.8億元。

  北京澤盈成立于2015年4月,注冊資本1000萬元。北京澤盈旗下共有21只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其中至少16只投資了中潛股份。

  當前,任成忠持有北京澤盈91%的股權,李靜蕊持有9%。但是,大股東任成忠僅擔任北京澤盈的監事,小股東李靜蕊擔任了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執行董事。查詢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官網可知,李靜蕊2009年入職天津盛世弘興汽車銷售有限公司(下稱“盛世弘興”)財務部,2015年上位財務總監。天眼查數據顯示,盛世弘興已于2018年6月被吊銷,目前尚未注銷。2018年5月,李靜蕊剛來北京澤盈便成為了法定代表人。

  任成忠、李靜蕊并非北京澤盈的原始股東。北京澤盈成立之初,黃寶安持股80%,凌敏持股20%,黃寶安擔任執行董事、總經理,凌敏任監事。2018年6月,黃寶安不再在北京澤盈任職,李靜蕊取而代之。2018年10月,北京澤盈股東結構發生變更,黃寶安、凌敏退出,任成忠、李靜蕊進駐。天眼查數據同時顯示,任成忠、李靜蕊的關聯公司僅有北京澤盈一家,北京澤盈也無其他對外投資記錄。

  相對來說,北京澤盈原股東黃寶安則有豐富的履歷。公開資料顯示,黃寶安今年49歲,曾任海爾集團金融發展部經理助理、副總經理,青島金海工藝制品有限公司董事、資本運營部經理,青島金王董事、董秘、副總經理、黨委書記,山東金寶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山東金寶”)董事長助理,銅陵華科電子材料有限公司(山東金寶全資子公司)董事長。2017年12月,黃寶安開始擔任花雕5(400049)的董事長,該公司對其專業特長的介紹為:資本運作。

  花雕5的控股股東為李林昌,持股比例42.37%。李林昌即山東金寶的董事長,黃寶安曾為其助理。從履歷中可以看出,黃寶安自2015年4月即投入李林昌麾下。巧合的是,北京澤盈也成立于2015年4月。因此,一個較為合理的推測,北京澤盈極有可能是擅長資本運作的黃寶安為李林昌而設立,黃寶安可能也并未實際退出北京澤盈。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還注意到,北京澤盈注冊地址為北京市朝陽區朝外大街乙6號22層2606,在此還有另一家公司為國銀財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歷史股東中曾出現任成忠。

  市場傳聞,中潛股份大股東方面去年曾欲尋私募機構進行市值管理遭拒,遂自行坐莊。亦有市場人士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中潛股份大股東坐莊通道極有可能就是北京澤盈。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獲悉,中潛股份大股東方面尋求市值管理曾遭拒一事屬實,但其是否自行坐莊,尚需權威機構進行調查。

  頻頻資本運作

  大玩家仰智慧入局

  在北京盈澤大舉買入之際,中潛股份實際控制權發生了變化。

  截至2019年8月27日,香港爵盟與深圳爵盟為一致行動人,分別持有中潛股份24.46%、31.81%股份,合計持股56.28%。當時,香港爵盟的股東方平章、陳翠琴夫婦及深圳爵盟的股東張順、楊雪君等4人被認定為中潛股份的共同控制人。2019年8月28日,深圳爵盟、香港爵盟的一致行動協議到期不再續簽,深圳爵盟持股比例較高,中潛股份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張順、楊雪君夫婦。

  香港爵盟所持中潛股份在2019年8月2日解禁,隨即在8月8日將其中9.38%股權轉讓給自然人劉勇,對價3.92億元。劉勇資料較少,身份不明,當時表示是因為看好中潛股份未來發展前景而增持,現在浮盈超過27億元。2019年9月3日,在深圳爵盟、香港爵盟解除一致行動關系后不久,方平章、陳翠琴夫婦將所持香港爵盟100%股權及方平章對香港爵盟的債權,以4873.7萬美元的價格轉讓給仰智慧。至此,方平章、陳翠琴實現完全退出,仰智慧入局。

  4873.7萬美元折合3.46億元人民幣,香港爵盟所持中潛股份24.46%的最新市值高達80.16億元。據此計算,仰智慧在中潛股份上的浮盈接近77億元。

  對于仰智慧,A股及港股的投資者并不陌生。2012年,仰智慧從當地國資手中接盤湖北邁亞,后者隨即更名為藍鼎控股。2014年11月,仰智慧將藍鼎控股控制權轉讓韋氏家族,后者經過多番資本運作后更名高升控股,即今天的*ST高升(000971)。仰智慧還曾在2015年試圖染指*ST山水,最終以失敗告終。仰智慧實際控制藍鼎國際(0582.HK),該公司主營業務涉及賭場及博彩,因此仰智慧又被內地投資者稱為“海外賭王”。

  2019年11月15日,中潛股份召開董事會會議,審議通過董事會換屆選舉議案。在隨后12月2日召開的股東大會上,張順、仰智慧、明小燕、徐志宏成為中潛股份新一屆董事會的非獨立董事。隨即,張順續任董事長,仰智慧被聘為總經理。此外,張繼紅被聘為中潛股份新的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張繼紅曾在2018年3月至2019年1月擔任過*ST高升董事長助理,2019年11月入職中潛股份,應為跟隨仰智慧而來。

  此次換屆雖在北京澤盈披露舉牌中潛股份公告后不久,但從新入人員簡歷來看,并未發現北京澤盈相關背景人員。

  控制權變更、舉牌、董事會換屆等一系列事件之下,中潛股份依然在2019年下半年到今年3月份多次籌劃收購事項。2019年7月24日,中潛股份公告擬收購剛成立3個月的北海慧玉100%股權,標的公司未開展任何運營,資產數據及財務數據均為0。中潛股份當時表示,此舉是為了推進公司在大數據、云計算等新興技術的業務布局與產業融合。2019年8月,中潛股份公告,北海慧玉一名股東不幸逝世,相關轉讓手續無法正常辦理,終止收購。中潛股份隨即投資設立全資子公司北海中潛科技有限公司,繼續推進上述所述布局。

  2019年9月至今年初,中潛股份又完成了對上海招信100%股權的收購,目的同樣是為了推進公司在大數據產業鏈上的戰略布局。今年3月份,中潛股份謀求對大唐存儲84.12%股權的收購,大唐存儲估值2.7億元。公告顯示,大唐存儲主要從事存儲控制芯片設計研發,是國內少數掌握商用最高安全等級國密商用算法芯片技術的公司,中潛股份表示希望可以由此切入新的高科技產業領域。中潛股份傍上芯片概念,股價也進一步大漲。

  監管機構緊追不放

  投資者利益如何維護?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即便成為芯片概念股,中潛股份近期大漲期間仍然參與者寥寥。3月11日~4月3日,中潛股份上漲165%,期間并無一字漲停,累計成交額僅29億元,換手率僅為13%,區間日均換手率僅為0.74%。3月17日,中潛股份在上午10:05被砸開跌停,隨后被迅速拉回,全天振幅達到18.5%。可即便如此,中潛股份在當天的換手率也只有1.42%。

  A股歷史上的莊股總難逃崩盤命運,像中潛股份這樣成交稀少的暴漲個股更應引起投資者警惕。在操盤者控制絕大多數籌碼的情況下,的確可令股價逆市上漲,但在低換手率、低成交量的情況下,操盤者在二級市場直接出貨將會非常困難,少量賣出即有可能引發坍塌式下跌。

  中潛股份繁雜的資本運作及異常波動的股價,已經引起監管層高度關注。廣東證監局有關負責人4月3日表示,高度關注中潛股份股價異動和被媒體質疑的問題,于4月3日第一時間對該公司董事長和有關負責人進行監管談話,核實有關情況。下一步,廣東證監局將對媒體質疑的問題進行全面核查,如發現違法違規線索,將啟動立案調查程序,并依法嚴厲查處。

  同樣在4月3日,深交所就中潛股份收購大唐存儲事項發出問詢函。深交所注意到,大唐存儲主營業務為存儲控制芯片設計研發,而中潛股份主營業務為潛水裝備的生產和銷售。深交所要求中潛股份說明公司主營業務與大唐存儲主營業務是否具有協同性,是否存在迎合市場熱點炒作股價的情形。中潛股份4月4日回復稱,在收購完成前,公司主營業務與大唐存儲主營業務之間暫不存在明顯的協同性;上市公司的股價波動系市場化行為,上市公司不存在以任何形式迎合市場熱點炒作股價的情形。

  4月4日,深交所再次向中潛股份發出關注函。近期有多個媒體對中潛股份去年以來股價變動及系列收購事項提出質疑,深交所對此表示高度關注,要求公司核查并說明劉勇、仰智慧、北京澤盈的控股股東與公司是否存在關聯關系或其他利益安排等。

  深交所還注意到,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4月2日,中潛股份股價累計上漲近13倍,在此期間公司先后發布了多項資產收購或投資公告。據此,深交所要求中潛股份認真核查公司股價異常波動的原因,說明公司是否存在其他應披露未披露的事項,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配合二級市場股價炒作的情形,并在完整披露前述資產收購和投資進展情況的基礎上充分提示相關風險。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曉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蘇揚州:瘦西湖春意濃
江蘇揚州:瘦西湖春意濃
鳥瞰春耕
鳥瞰春耕
武漢天河機場為復航開展消殺作業
武漢天河機場為復航開展消殺作業
清明時節粿飄香
清明時節粿飄香

?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21125820550
肥水不流外田第九十部分阅读